您的位置:主页 > www.35677.com > “缉魂”出窍

“缉魂”出窍

发布日期:2021-02-06 03:2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讨论电影的“电影性”时,凯尔认为,意义和风格的统一,几乎从来都是导演对于故事素材富有想象力的理解以及对于拍摄制作把控的结果。一部出色的电影所包含的意义,应该富有创新性和想象力,应该令人叹服并且激动人心,使我们对人类的体验产生一种新的认识。电影被称为出色,是因为它成功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抑或它代表着一种新的方法和手段。如果意义过于显而易见或者荒诞可笑,就无法支撑电影的主体。

据了解,为了演好片中癌症病人的角色,张震暴瘦24斤,面颊凹陷,青筋暴起。不仅体重猛降,张震还向导演主动提议,加入光头的造型。片中,张震的表演细致入微。比如,当和嫌疑人对峙的时候,他的眼神努力保持着检察官的威严,但支撑在腿上的双手却忍不住微微颤抖。他努力交叉手指,想抑制自己的虚弱,但却是徒劳的。

1月15日上映的《缉魂》,是一部难以言说的电影。

赛人称:我不认为本片真有什么终极问题的探讨,也就是渴望永生这类上至秦始皇,下至草民都会有的普通愿望。我是不相信灵魂不灭的,我更相信歌德所说的,一切产生就是为了消亡,灵魂也不例外。不必太过纠结,也不必纠结这是奇幻片还是科幻片。“张震演得很卖力,比张震更卖力的是那些持续不断的反转。张震在瘦身,我觉得更需要瘦身的是影片本身。”

最终,影向标给出《缉魂》的平均分是5.9分。

几个著名电影微信公号大号发起的电影评分活动影向标,在对《缉魂》打分时,也产生了强烈的分歧。西帕克打出8分,独孤岛主和奇爱博士均打出7分;而著名影评人赛人则愤怒地打出了4分。

《缉魂》上映一周以来,票房不足1亿元。这对一部大片动辄过10亿元票房的内地电影市场来说,显然微不足道。但我个人认为,对于电影爱好者来说,学习寄语精神,牢记育人使命,《缉魂》是可看的。至少比起郭敬明等人制造的影像垃圾,《缉魂》是有诚意的。它的缺点,是导演想法太多而自身能力不足造成的。《缉魂》不够优秀,但绝不是烂片。正如凯尔女士所说:电影不一定是杰作,但你仍然可以从好的表演或者哪怕仅仅是一句好的台词里找到乐趣。

西帕克的理由之一是:在经历了多次反转后,我们会发现,这不仅是悬疑和LGBT题材,而是一场更深层次有关爱的拷问。爱究竟可以让一个人做到何种程度?爱又是否可以跨越性别和生理?

不停地反转再反转,也是好莱坞电影的惯用套路之一。不能合情合理地反转,没有足够铺垫和说服力的时候,就强行反转。这不但不好玩,还有愚弄观众之嫌。

《缉魂》的前70分钟,节奏缓慢。在破案的同时,电影努力营造梁文超一家面临的困境和夫妻深情。我猜,这么做,是想挖掘人性的复杂,体现人文关怀。美国影评人保利娜?凯尔在她的雄文《电影这门艺术没救了》里批评好莱坞电影时称,在肥皂剧和广播喜剧的语言上加入最简单的视觉影像,就成了好莱坞电影的风格。好莱坞电影在全世界广受欢迎的一个原因是:一旦观众习惯于这种泛滥的视觉?言语结合(这种结合非常简单易懂),他们就不喜欢费力气调整自己去适应更加复杂的电影。在好莱坞电影里,速度是一种必需品。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定睛逗留,也没有什么语言需要头脑思考。凯尔认为,对一部电影最严厉的批评之一就是“慢节奏”。你可以将节奏理解成沉闷,但是它可能真正意味着复杂和微妙。

从类型片的角度讲,难以将它归类。犯罪、悬疑、惊悚、恐怖、科幻等等,各种元素都有,但都勉为其难。如果非要定义,我觉得,只能将其称为“披着软科幻外衣的犯罪悬疑片”。

江波,被称为中国更新代科幻作家的代表性人物,毕业于清华大学微电子专业。中国科幻界的顶尖作家刘慈欣、韩松等人,都对江波赞誉有加。在看《缉魂》之前,我特地找来《移魂有术》,快速浏览了一下。这篇40余页,不足4万字的小说,就是一个关于人脑复制的故事。电影在改编时,加入了检察官破案的故事,并成为电影的主体,男女主角也是小说里没有的。

从整部影片我们可以看到,《缉魂》在努力地想塑造风格,形成意义,试图抓住电影的“电影性”或者说电影之魂。但很遗憾的是,这部电影首鼠两端,最终灵魂出窍。就像电影中的反派人物一样,《缉魂》精神分裂了。当然,我们也可以退一步说,《缉魂》的主题虽然被夸大了,导演风格也言过其实,但电影的某些片段却比目前市场上的大部分电影显得有意义很多。

在《缉魂》之前,程伟豪导演为数不多的作品从未出现在内地大银幕上。但公开资料显示,凭借2015年执导的《红衣小女孩》,程伟豪提名了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2017年他执导的《目击者之追凶》,是近年来评分最高的华语犯罪惊悚片之一,在国内某网站上获得8.2的高分。

我不怀疑程导的实力,但对所有的创新表示尊重的同时,也始终抱有警惕。有评论认为,程导在努力地打破类型片的限制,从而创造一种“跨类型”的风格。众所周知,好莱坞电影的最大点之一,就是高度类型化。从《缉魂》看,程导的内心是矛盾的,他一方面想反好莱坞,另一方面又落入了好莱坞式的俗套中。

一个单纯的软科幻故事,显然不足以撑起一部体量2小时的电影。另外,这类题材也不见得能讨好更多的观众。所以,编导将原作改造成一个四不像类型,显然用心良苦。同时,创新以及类似一种“好玩”的心理,也可以理解为导演的一种原动力。

《缉魂》改编自江波的科幻小说《移魂有术》,由中国台湾导演程伟豪执导,张震、张钧甯、李铭顺、孙安可等主演。电影讲述在近未来的2030年,检察官梁文超在罹患癌症的情形下坚持主导对某大集团董事长王世聪被杀案的调查。随着侦破的深入,王世聪公司所掌握的可以将一个人的大脑复制到另一个人身上的RNA技术也浮出水面。同时,梁文超一家和王世聪一家也产生了要命的联系。

从这个意义上说,《缉魂》的前半部分一反好莱坞模式,是半部好电影。但之后电影急转直下,开始玩各种反转。第一次反转:第75分钟左右,男主角发现他的妻子(女主角阿爆)为了救自己对证据做了手脚。这个,算合乎情理,也合乎逻辑。第二次反转:第85分钟左右,男主角直接指出,女二号李燕其实就是王世聪。这个,非常突然,几乎惊掉了观众的下巴。第三次反转:第95分钟,用男二号万宇凡博士回忆的方式爆出,王世聪与亡妻唐素贞感情不和的原因是:同性恋。这个,过于牵强,缺少必要的铺垫,属于强行反转。第四次反转:100分钟左右,万宇凡主动上门,告诉梁文超大脑植入的整个过程,也就是说李燕被植入了王世聪的RNA从而变成了新的王世聪。是新的王世聪杀死了原来的王世聪,也就是分身杀死了本体。这个,是对第二次反转的补充说明和再强化。

尽管这部电影的整体水准并不尽如人意,但我们至少看到了华语电影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时的某些可能性。最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中张震的表演。

其次,它的优缺点都是那么明显,让人纠结于该如何评价,该打多少分。这部电影的优点在于,所有演员的表演都相当从容、克制,贴合角色,也有内在张力。缺点则是剧情看似严密却让人疑心重重,同时节奏前后不一,有明显的割裂感。尤其是到了后面,观影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想逃离放映厅,回到阳光下真实的生活。

------分隔线----------------------------